News

新聞動態

“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十三問——新華社記者訪江蘇省委省政府調查組負責人

2022-02-24 07:55:00

  新華社南京2月23日電題:“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十三問——新華社記者訪江蘇省委省政府調查組負責人

  新華社記者

  連日來,江蘇“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引發社會持續關注。針對公眾關注的多個焦點問題,江蘇省委省政府調查組負責人回答了新華社記者的提問。

  1、記者:“八孩女子”楊某俠的真實身份究竟是誰?是不是失蹤的李瑩?

  調查組負責人:楊某俠真實身份為云南省福貢縣亞谷村的小花梅。事件發生以來,網民對楊某俠真實身份提出了多種質疑。2022年2月9日,經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對楊某俠、光某英(小花梅同母異父妹妹,原名花某英)血液樣本與普某瑪(小花梅母親,2018年去世)遺物上提取的生物檢材進行DNA檢驗比對,結果為普某瑪與楊某俠、光某英均符合生物學親子關系。2月13日,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又對桑某羅(小花梅大舅)、李某元(小花梅小舅)、沙某付(小花梅大姨)、李某梅(小花梅小姨)血液樣本進行DNA檢驗比對,與楊某俠均符合親緣關系。2月20日,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對上述檢驗對象的檢材再次進行檢驗比對,檢驗結果與之前一致。綜合DNA檢驗比對、查閱小花梅云南戶籍底冊和調查走訪,認定楊某俠就是小花梅。

  針對“楊某俠可能是四川籍失蹤女子李瑩”的問題,公安機關開展專門調查。一是經江蘇公安機關會同四川公安機關將李瑩母親與楊某俠進行DNA檢驗比對,結果排除生物學親子關系。二是經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鑒定所對李瑩母親與楊某俠進行DNA檢驗比對,結果仍排除生物學親子關系。三是經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鑒定,再次排除李瑩母親和楊某俠存在生物學親子關系。據此認定楊某俠與李瑩不是同一人。

  2、記者:江蘇公安機關在云南省福貢縣亞谷村是如何調查取證的?

  調查組負責人:經查閱董某民、楊某俠婚姻登記申請資料,公安機關獲取了楊某俠來自“云南省福貢縣亞谷村”的線索,隨即組織警力趕赴云南,會同當地警方,以福貢縣亞谷村為重點,在周邊鄉鎮就楊某俠身份開展走訪排摸,讓相關群眾辨認楊某俠結婚登記照片、現實生活照片。據和某某(亞谷村原村干部)反映,楊某俠可能是村里普某瑪(已故)的女兒。經查閱普某瑪的戶籍底冊,普某瑪有兩個女兒,分別為小花梅及其同母異父妹妹光某英(原名花某英)。據此重要線索,公安機關在河南省項城市找到光某英,光某英還提供了普某瑪的遺留衣物,為確認小花梅身份找到了重要突破口。

  3、記者:同母異父情況如何鑒定真實的親子關系?楊某俠母親遺留衣物提取鑒定物有效性如何?

  調查組負責人:同母異父姐妹之間存在遺傳學規律,可以作為親緣鑒定依據。鑒定機構通過其母親遺留衣物提取的多份樣本,檢出可以認定楊某俠、光某英與普某瑪符合單親關系的DNA分型。

  4、記者:楊某俠的多張照片為何看上去不像同一個人?

  調查組負責人:公安機關調查發現,楊某俠近照系從抖音視頻中截取,經修圖后流傳到網上,與實際容貌有差異。同時,受年齡增長造成的皮膚老化、毛發退化、脂肪組織液化以及牙齒缺失等因素影響,楊某俠容貌也發生了變化。

  為了準確判斷是否為同一人,2022年2月22日,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運用人像特征比對、測量比對、拼接比對、重疊比對等方法檢驗,鑒定楊某俠與董某民結婚證照片、楊某俠在云南次結婚照片、網傳視頻截圖楊某俠照片、楊某俠身份證照片、楊某俠近照反映出的頭面部輪廓、面部結構、臉頰、眉毛、眼睛、鼻子、口部等人像主要特征相同。經人像智能鑒定系統進一步比對檢驗,5張照片的相似度較高,認定為同一人。

  5、記者:不同證件顯示楊某俠年齡不同,她到底多少歲?

  公安機關調查中發現,小花梅存在4個出生日期。其中,1974年2月11日的生日出現在小花梅在云南次婚姻結婚證上,經查系當時小花梅不滿20歲,為辦理結婚證謊報年齡。1969年6月6日的生日出現在楊某俠(小花梅)與董某民結婚證上和江蘇登記的楊某俠(小花梅)戶籍信息中,經查系董某民辦理相關證件時編造。1969年8月7日的生日出現在楊某英身份證上,經查系2011年董某更(董某民的父親,2019年去世)購買的假證,用來給董某民次子董某辦理出生醫學證明。1977年5月13日的生日載于小花梅留在亞谷村的戶籍底卡,結合其親屬回憶旁證,此日期系小花梅真實出生日期。

  6、記者:“楊某英”與“楊某俠”是同一人嗎?

  調查組負責人:據董某民供述和同村多名村民反映,1998年6月董某更將小花梅帶回家中后,董某民與小花梅共同生活,并為其取名為楊某英。2000年6月,董某民為辦理結婚證,找村委會會計邵某征開具婚姻狀況證明時,經人建議將楊某英改為楊某俠,隨后以楊某俠姓名開具婚姻狀況證明。歡口鎮民政辦工作人員按董某民自報的信息違規辦理結婚登記,將結婚人姓名登記為楊某俠(由于筆誤寫成“揚某俠”)。董某民供述,2011年3月,楊某俠在歡口鎮衛生院生次子時,董某更找人做了一張“楊某英”的假身份證。據董集村村干部和村民證實,楊某英、楊某俠名字經?;煊?,實際系同一人。

  7、記者:長子和次子年齡為何相差12歲?8個孩子都是董某民和楊某俠親生的嗎?

  調查組負責人:1999年楊某俠生育個孩子后,采取了節育措施,至2010年董、楊二人未生育,后節育措施失效,2011年至2020年又生育7個孩子?;鶎佑嬌ぷ魅藛T在跟蹤管理、服務指導、信息采集等方面未能認真履行職責,負有失管失察責任。

  關于長子是否楊某俠親生的問題,徐州市公安機關將8名子女與楊某俠、董某民進行DNA檢驗比對,結論為8名子女均與兩人存在生物學親子關系,后又委托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鑒定所進行DNA檢驗鑒定,結論一致。2022年2月20日,經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檢驗鑒定,結論仍然一致。

  另經公安機關調查,查明歡口鎮有兩個姓名同為董某港的人,其中一人1999年出生,為楊某俠長子;另一人1997年出生,為鄰村人,現在外打工。

  8、記者:楊某俠是否被拐賣?

  調查組負責人:調查走訪中群眾反映,1998年初,小花梅被桑某妞(女,1974年7月出生,云南省福貢縣人)從亞谷村帶至江蘇省東??h。桑某妞與其丈夫時某忠(江蘇省東??h人)合謀,桑某妞以給小花梅介紹對象、看病為由,將小花梅從云南省福貢縣帶至江蘇省東??h家中,后以5000元錢將小花梅賣給東??h徐某東。據徐某東供述和鄰居陳述,徐某東與小花梅共同生活三四個月后,于5月上旬某日早晨發現小花梅不知去向,請鄰居及親屬一起尋找兩三天未果。后徐某東向時某忠索要了2000元“賠償金”。2022年2月22日,豐縣人民檢察院經依法審查,對犯罪嫌疑人桑某妞、時某忠,以涉嫌拐賣婦女罪依法批準逮捕。公安機關以涉嫌收買被拐賣的婦女罪,已對犯罪嫌疑人徐某東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圍繞小花梅如何從東??h到豐縣的問題,公安機關展開深入偵查調查。經進一步審訊深挖,董某民交代,小花梅是1998年6月其父親董某更經劉某柱(豐縣歡口鎮人)介紹花錢買來。經審訊,劉某柱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公安機關先后抓獲霍某渠、霍某得(二人均為豐縣歡口鎮人)及譚某慶、李某玲夫婦(河南夏邑縣人)。據4人交代情況,譚某慶、李某玲夫婦在夏邑縣駱集鄉經營的飯店內,發現流落至此的小花梅,將其收留一個月后賣給在飯店附近工地務工的霍某渠、霍某得,二人將小花梅帶回豐縣經劉某柱介紹轉賣給董某更。相關犯罪事實仍在深入偵查中。

  對犯罪嫌疑人劉某柱、霍某渠、霍某得、譚某慶、李某玲,公安機關已立案并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繼續開展偵查取證工作。

  9、記者:董某民涉嫌何種犯罪?

  調查組負責人:2022年1月31日,公安機關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對董某民立案偵查。據董某民親屬和村民證人證言、勘驗檢驗、司法鑒定、書證、鐵鏈等物證以及董某民的供述,2017年以來,董某民在楊某俠發病時對其實施布條繩索捆綁、鐵鏈鎖脖,有病不送醫治療等虐待行為。2022年2月18日,公安機關以涉嫌虐待罪對董某民提請檢察機關批準逮捕。2月22日,豐縣人民檢察院經依法審查認為,犯罪嫌疑人董某民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以涉嫌虐待罪依法批準逮捕。公安機關將對涉案犯罪事實,包括涉嫌收買被拐賣婦女等犯罪開展偵查取證工作。

  10、記者:楊某俠的牙齒為何脫落那么多?

  調查組負責人:2022年2月4日,徐州市口腔醫學專家對楊某俠進行口腔檢查和CBCT讀片,楊某俠口腔衛生長期較差,患有牙周疾病,未進行治療,部分牙齒逐步脫落。2月9日,經南京市口腔醫院專家再次診斷,楊某俠患有重度慢性牙周炎,認為重度牙周炎可導致牙齒松動脫落。2月20日,江蘇省公安廳委托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首都醫科大學北京口腔醫院、浙江迪安鑒定科學研究院3名專家對楊某俠牙齒狀況進行會診,結論為楊某俠患有重度慢性牙周炎,未發現外傷致牙齒缺失的客觀證據。

  11、記者:為什么2020年就給楊某俠進行DNA比對?

  調查組負責人:2020年11月,董某民為辦理低保,申請為楊某俠落戶?!秶鴦赵恨k公廳關于解決無戶口人員登記戶口問題的意見》(國辦發〔2015〕96號)規定,“其他原因造成的無戶口人員,本人或者承擔監護職責的單位和個人可以提出申請,經公安機關會同有關部門調查核實后,可辦理常住戶口登記?!薄督K省政府辦公廳關于解決無戶口人員登記戶口問題的實施意見》(蘇政辦發〔2016〕26號)明確,“其他原因造成的無戶口人員,本人或者承擔監護職責的單位和個人可以向無戶口人員實際生活、居住地公安機關提出申請,經公安機關會同有關部門調查核實后,可辦理常住戶口登記。對于原籍情況不明的無戶口人員,一律要采集DNA進行比對,經公安機關調查,未發現其登記過戶口或者其他戶籍信息的,可以在其實際生活、居住地社區(單位)集體戶辦理常住戶口登記?!备鶕陨衔募幎?,公安機關對楊某俠的DNA進行檢驗比對,未比中被拐、失蹤等信息。2021年4月,歡口派出所將其落戶歡口鎮集體戶口。

  12、記者:“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有哪些教訓和反思?

  調查組負責人:“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暴露出我省有關地方黨委和政府一段時間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不力,在基層組織建設、婦女兒童權益保障、特殊群體救助關愛等方面存在不少問題和短板,反映出少數黨員、干部沒有樹牢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嚴重,法治意識淡薄,導致基層服務管理缺位,維護群眾合法權益防線失守。我們將深刻汲取教訓,進一步加強基層組織建設和社會治理,加強干部作風建設,教育廣大黨員、干部始終堅持人民至上,站穩人民立場、厚植人民情懷,深入基層、深入群眾、體察民情,增強法治意識,切實維護群眾合法權益、兜牢民生保障底線。近期全省已部署開展專項行動,全面深入排查整治侵害婦女兒童、精神障礙患者、殘疾人等群體權益問題,依法嚴厲打擊拐賣婦女兒童和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等違法犯罪行為,全面落實救助幫扶政策措施,切實維護好、保障好人民群眾權益。

  13、記者:圍繞女性和精神疾病患者權益保護,徐州下一步將采取哪些措施?

  調查組負責人: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嚴重侵犯婦女兒童人身權利,是人民群眾深惡痛絕的社會丑惡現象,必須堅持打防結合、標本兼治。針對此次豐縣暴露出的問題,徐州市按照全省統一部署,開展侵害婦女兒童等群體權益問題專項排查整治工作,明確精神疾病、智力障礙、被限制人身自由等10類排查重點,在全市范圍內進行“梳網清格”,對發現的侵害婦女兒童線索,堅決依法查處,切實維護婦女兒童等群體的合法權益。

上一篇下一篇

Copyright ? 安達市佳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黑ICP備19000580號-1

首頁 一鍵撥號 微信 地圖導航
長按掃描二維碼
亚洲精品456在线播放